夜殇

Author Avatar
孙行者 5月 30, 2014

  今夜月华如水,惨淡的月光如同一丝丝莫名的忧伤,在这氤氲的天地间蔓延,慢慢的溶入血液,渗入骨髓。
  今夜微风习习,轻柔的晚风有如情人的纤纤素手,轻轻拂过脸颊,却不曾留下一丝牵挂,半分留恋。
  今夜万籁俱寂,不闻人语,只有星光点点,渺渺犬吠鸡鸣。
  人不眠,月无语,夜亦未殇。
  不敢月下邀明月,只愿明月照我心。我愿用三分落寞,七分谦卑,匍匐在地上来仰视。月岂止高高的悬挂在渺渺寒空,更幻化在心灵之上,那是生命所不能企及的高度。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也许酒未入肠,人却已先醉。哪怕醉他个昏天暗地,沧海桑田,那又何妨?
  风过树林,树影摇曳,月影斑驳。碎成一地银花。伸手掬一捧月光,未饮已先醉。那份深深烙印着的亿万年亘古不变的清高孤傲,跨越时空,圣洁的使人如梦如幻。时间会在某个瞬间停下脚步吗?不会吗?也许唯有此夜,此月,此景。月夜如梦如幻,人却早已痴迷留连,只是不知远方故人,可曾入眠?若有虫鸣,不闻心声,何来秋浦,与之共勉?
  月光如水,却洗不去满世浮华,流不尽萧索落寞。一曲残殇,半城烟沙。风为殇,残月几分凉,几点流萤寒夜长。心未热,夜已殇。
  人不眠,月无语,夜却已殇。
  秋风起,孤星淡,夜色愈加厚重。唯有寒月高悬深空,那亿万年亘古不变的月光,冷冷地倾泻在田原草野上。不曾悲,亦未喜。其实月光是永恒的,流逝的亦不是时间,而是我们。也许每天的月夜都会相似,可惜人却早已不同……
  月宫中的桂树断又复长,不见玉兔捣药,仙人垂足,唯有那一轮寒月 ,月光无情。试问吴刚,月亮之上,岂有殇乎?

夜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