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红飞过秋千去

Author Avatar
孙行者 2月 03, 2017

杏花,烟雨,江南。

去年相送,馀杭门外,飞雪似杨花。

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

落花满天,柔柳如烟,触目伤感,只是不知谁人凌乱?

执手相望,含情脉脉,折柳寄还,相对无言,唯有幽红袭面,孤鸿点点。一个拱桥,一条小溪,一湖清水,长亭飞燕。

蹁跹的落花落满你我之间,是落花,是飘雪,亦或是飘雪夹杂着落花,飞雪无情,箫声咽,落花像泪水滴在心间,泪水点碎落花声。

你终究纵马而去,不再回首,徒留下一陌烟尘。阡陌三千,伤离的不过是几许尘寰。漠漠人影终不见,孤鸿飞尽,顾影难以自怜。

漫天花雨,最终还是落在我一个人身上,淅淅沥沥,丝丝缕缕,随风铺面,恰如那一丝丝莫名袭来的明媚的忧伤。

落花人独立,双燕归来细雨中。

我心有伤,伤在心。

时光易老,差它足以成蹉跎。等闲变却故人心,人心悠悠谁复知!曾经沧海桑田,早已物是人非。

灞桥折柳,长亭送别,西风残照,音尘绝。

静夜深,难入眠,轻挑孤灯,听鸡鸣。独倚西楼,夜无言,西风萧瑟,待天明。

与君生死两茫茫,梦成殇,一夜葬尽满庭芳。一杯薄酒入衷肠,三分独醉七分凉。一曲离愁,无关风月,断愁肠。

暮春,傍晚,西子湖畔。

人不在,人还在。

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纱窗。

恰似姮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斜梁。

烟雨落花中,我来到那天送你离开的地方,落花扑簌依旧凉,杨花似雪,洁白无瑕,只是你可曾知道,那是我用泪水续写的相思?

你可知道,你是我放牧到天涯的寂寞与空气,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梦有万千,我,只梦今朝。

你可知,我愿用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梦里幻想,细雨为花,柳叶化裳,花瓣为舟,搬送嫁妆。

等待,若只有瞬间,我愿瞬间之后不再有等待

等待,若有千年,我愿千年之后守护的是海枯石烂

为君沉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

人不在,人还在……

至始至终,你都不在,春去秋来,你还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