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丝绢

Author Avatar
孙行者 5月 07, 2017

  从蚕茧上层层剥离,到水中的洗涤,再到被送到织布机中的我一直是没有灵识的,只有恍惚的意识,不知身处何地,直到在昏暗又温暖的灯光下,隐约看到一双布满老茧的手,裂纹纵横,满是冻疮的痕迹。再把视线往上移,是洗的近乎发白已看不出本色的粗布衣裳,上面散落着大大小小的补丁。再上面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被岁月的痕迹爬满双脸的老妇人的脸。让我温暖的是她眼中柔和慈爱的目光,轻轻地抚摸着我,声音中却带着些许无奈又有些宠溺地说:“终于织完啦,要把你卖掉好给。。。”
  “嘭”的一声,打破了沉寂,“你就一天织这点,够干嘛的,再给我点钱”一个粗狂又嘶哑的声音响起,伴着浓浓的酒气。老妇人使劲揉了揉因熬夜织布而红肿的眼睛,扶着织布机慢慢地站起身来,“儿子,娘马上弄好,你能不能不要去赌。。。”,“行了,让,让你做就做,管那么多”那个声音立刻打断她,带着不耐烦,踉踉跄跄地走回房间。老妇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略显混浊的眼睛缓缓地落下一滴泪,重重地砸在我的身上,接着就接连不断地坠下来,苦苦的。
  第二天,我躺在了繁华街市中的一个布行里,位置正对着门口,酒肆,茶馆,瓦子等错落有致,风悠悠地吹,酒肆门口的旗幡有节奏地飞舞着,雾雨轻轻地散落,雕的古拙的栏杆上被蒙上了一层湿润,而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依旧嬉笑着,喧闹着,叫卖声此起彼伏,犹如一幅画卷,其中有绫罗绸缎,也有衣衫褴褛,游走其中,“滚开,哪来的穷鬼,碰脏我的衣服你赔得起吗?”一个尖锐地女人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望过去,是一个衣着华丽的贵妇人,她用脚狠狠地踹开了乞丐手里的碗,转过身去对半拥着她的男人娇嗔着说:“看看人家的衣服都被他整脏了,真讨厌”,男子连忙轻抚女人的手,转过头对身后的侍卫说:“养你们是做饭桶的吗,给我把这个乞丐往死里打”,接着就看不到乞丐了,被一堆人围着打,只听见哀嚎声和求救声,还有周围人冷漠冰冷的脸,我刚想看着事态的发展,一个老婆子似的人物来到了店里。一眼便看中了我,“呦,这是荣国府的妈妈吧,您的眼光可真不错,这可是。。。”,“我知道,不用多说,拿着,这是银两,多出来的就赏你了”说罢拿着我离开了,后面还是老板不断地讨好声,门口停着几辆马车,好多人都在搬着货物,我被塞进了其中一辆,晃着晃着我好像要睡着了。车突然停下来了,我醒过来,听见外面有人喧哗着。接着我们这些被买来的货品就被陆陆续续地搬进了屋里。我抬眼望去,真是一应俱全,奢华之至。
  过了半个月也没有人把我从这个拿走,被憋在屋里的我快无聊死了,只能看着窗外暗了又亮,直到有一天,一个姑娘把我从屋里带出来,之后就被做成了手帕,放在托盘里,被一个丫鬟打扮的人带到一个屋里,推开门,看到一个青年公子,头上带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剪袖,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如刀裁,眉若墨画,鼻如悬胆,睛若秋波,俊美之至,不由让我看花了眼,接着我被递到了这位英俊公子的手中,顿时让我心跳加速。跟了他一段时间,终于了解了他在家族中的责任,无奈,每个人在勾心斗角,身处迷雾却看不清,大厦将倾。
  一日正在他的衣柜里小憩一会儿,听到他命晴雯姐姐来,吩咐道:“你到林姑娘那里,看看他做什么呢,他要问我,只说我好了”听到这,我一直在他身边听到林姑娘的声音,有几次差点看到了她的相貌。“白眉赤眼儿的,作什么去呢?到底说句话儿,也像一件事。”宝玉道:“没什么好说的。”晴雯道:“若不然或是送去件东西,或是取件东西;不然,我去了。怎么样搭趉呢?”他想了想,便伸手拿了我和另一条手帕子,撂与晴雯,笑道:“也罢,就说我叫你送这个给他去了。”我还没弄明白就被递到晴雯手中,来到了林姑娘的住处,从来跟他出来,只能感觉到走那条路,被揣在怀里,看不到景色,见到一个小姑娘在晾东西,见他进来,连忙摆手说林姑娘说了,晴雯带着我进去,满屋漆黑,并未点灯,林姑娘睡在床上,问:“是谁?”晴雯忙答道:“晴雯”,我不禁暗暗地想,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经常听他提前,赞赏不断,又能令他倾心。她声音中清冷又带着些许疏离,晴雯说二爷让自己给她来送帕子,她却说别人送他的让他自己留下,晴雯说是家用旧的,声音突然变得温和,略带哭腔。
  晴雯姐姐回去后,林姑娘掌灯,我才看清楚了模样,真是一个出然仙脱的姑娘,把我铺在桌面上放平,研磨蘸笔,在我身上写到,“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尺幅鲛绡劳惠赠,叫人焉得不伤悲。。。”写罢泪水又晕花了我身上的字。将我谨慎地放在一个都是诗本的盒子里。
  在盒子里的日子里,外面的观园里似乎发生了好多好多,关于他和林姑娘好像还有另一位姑娘的事情也很多,光景也不似从前了,太具体也不清楚是什么,只听着紫鹃她们说着,林姑娘身子又不好了,在不就是林姑娘的啜泣声和咳嗽声。
  “我的诗本子。。。”林姑娘的喘息声,不知谁打开了那个箱子,我被雪雁拿出来交到了林姑娘手里,看着她苍白的气色和旁边人的泪眼,心里一紧,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她挣扎着伸出那只手,狠命地撕我,阵阵剧烈的疼痛让我反应不过来,我不是他给她的她视为珍宝吗?结果她命让雪雁端来火盆,看着火,又紧紧地握着我,又点点头把我扔进了火里,看着她绝望的表情,我知道自己马上要泯灭消失,再也回不到他身边。。。渐渐地我晕了过去。
  再醒来,佛祖在我的身边,默默地看着我,我看看周围,不由得感叹到:“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佛祖说:“天行有道,万物轮回,爱欲与人,有灼手烧身之患,终得诸般痛苦”,我之前还在纠结他怎样,观园里如何,现在才知悲剧的开始是求,放手才是唯一解脱。世间虽有诸般苦难,也有不公,有些确是好人没好报,也许具体从哪一天,哪一个瞬间,命运急转直下,一切就像脱缰的野马,全都朝着最坏最惨最无可挽回的时候,头也不回地一路狂奔,终至毁灭。但是滚滚红尘,这世间确有不堪,但因为人间这点公平,所以我们才可以说,对于命运来说,我永不绝望。
  创作手记:《红楼梦》作为一个传世的经典,许多人都有些不同角度的理解和看法,这篇文章看到的是大厦将倾的那种暂时的平静,无论怎样可惜挽回,都不可能抵抗岁月的安排,也许人们会为贾家的崩溃而遗憾,会为黛玉等人的离世而遗憾,但这种事情世上发生的何止万件,都是过眼云烟,能做的是平淡处之,坐看云卷云舒?

by 等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