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梦

不是很久很久之后,而是多年之前很久很久的多年之前漫长到没有人记得确切的时间地点人物即便有人记得也不会有人记得...     阅读全文
孙行者's avatar
孙行者 5月 07, 2017

醉丝绢

  从蚕茧上层层剥离,到水中的洗涤,再到被送到织布机中的我一直是没有灵识的,只有恍惚的意识,不知身处何地,直到在昏暗又温暖的灯光下,隐约看到一双布满...     阅读全文
孙行者's avatar
孙行者 5月 07, 2017